您当前的位置:比特币价格 > 比特币学习 > 正文

当华尔街挤进随时可能失火的比特币影院

2021-04-19 07:19 文章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加密货币行业热衷于接受机构资金如此令人困惑,是因为它给银行业人士带来的好处远大于新贵。

  机构对加密货币的参与有利于中心化中介机构,而不是建立比特币所推崇的分布式理念。

  华尔街的资本倾向一种惯常的寻租模式,而不是促进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进一步创新和试验。

  那么,为什么要推动银行在比特币上进行投资呢?

  比特币对银行来说,是一项不知道怎么去用的技术

  这并不是说华尔街对技术持怀疑态度。实际上,华尔街历来都乐于接受技术,尤其是当它提高盈利能力的时候。

  以计算机为例。

  华尔街是第一个看到计算机如何为交易员在市场上提供优势的,也是第一个引进电子交易。当高频交易看到光纤线路越直可以给他们的交易部门带来优势时,数百万美元的投资的注入变成可能。

  毫无疑问,华尔街从不惧怕技术,但在不清楚如何利用这种技术为自己谋利的情况下,华尔街的反应一直比较缓慢。因此,当比特币刚出现,华尔街的最初反应是怀疑,接着是蔑视,最后是嘲笑,这并不令人惊讶。鉴于银行仍未从金融危机的余波中恢复过来,加强监管是必要的。

  既然不能无视他,何不加入他

  Dimon高度公开的“欺诈”评论发表仅两年后,摩根大通就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JPM Coin,该技术基于比特币在内部建立的相同技术,用于内部结算,这是美国第一家这样做的大型银行。

  从那时起,早些时候鄙视这种加密货币的亿万富翁对冲基金投资者现在开始公开捍卫它了。

  亿万富翁对冲基金投资者Paul Tudor Jones表示,他的380亿美元的都铎投资(Tudor Investments)中的一只基金可能会将其比特币头寸增加到其总资产的“低个位数”。

  Miller Value Partners的Bill Miller指出,比特币价值跌至零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低”,而Stanley Druckenmiller公开表示愿意使用比特币作为对冲通货膨胀的对冲手段来代替黄金。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的Larry Fink去年12月表示,比特币可能会成为“全球市场”,而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等大型对冲基金一直在研究加密货币。资产经理富达甚至推出了针对资产丰厚的客户的比特币基金。而且,由于精通加密货币的Gary Gensler将掌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备受期待的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可能在今年实现。

  Gensler一直在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并曾是高盛的合伙人。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组合经理开始使用比特币,它的价格可能会进一步攀升,或者至少会有个最低限度。而且,如果散户投资者通过ETF大量涌入比特币,对黄金资产的整体需求可能会飙升,从而导致比特币的美元价格大幅上涨。

  保持警惕

  

  但在投资者为华尔街进入这个基本上不受监管的加密货币而欢欣鼓舞之前,他们还应注意,机构投资者通常并不来参加新市场,而是要主导市场。

  高盛最近扩充了其数字资产交易部门,而它的一位校友即将执掌美国证交会(SEC),这并非巧合。

  Gensler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加密货币应该受到监管。

  而且,尽管对加密货币进行更严格的监管可以带来更广泛的参与,但同时也给以前很少存在的领域引入了重要的瓶颈。

  当人们认为集中式加密货币交易所集中了太多权力时,去中心化交易所又回到了最前沿。

  即使在今天,任何人在需要用比特币或绝大多数的加密货币进行交易时,唯一需要的就是数字钱包地址。

  加密货币的主要瓶颈通常是将法定货币(如美元)转换为加密货币(如比特币)。

  然而即使在那种情况下,加密货币行业也找到了一种方法,通过创建等价的数字美元等价物,其中使用最广泛是Tether,一种据称由银行中的真实美元支持的数字货币。

  但是,华尔街和监管机构即将进入加密货币领域既提供了机会,也破坏了创建比特币的根本核心,即消除中间商。

  随着法规的出台,立法者有动机去使规则尽可能复杂,这样一来,他们的专业知识就能被高价聘用。相关人员可以制定与对传统银行业友好的加密货币管理和交易有关的规则,然后再去银行工作,其薪水比其目前的薪酬水平高出许多倍。

  不仅如此,“法律”或“法规”往往非常含糊且依赖于司法管辖权,而华尔街的大部分工作实际上是在遵守这些法规,并从中牟利以获取利润。

  只有华尔街才能负担得起支持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所需的昂贵且官僚的合规团队。随着加密货币成为主流,弱势的竞争对手被淘汰将成为常态。这就必然会以更严格的监管为借口扼杀创新。

  参与加密市场很重要,关键是如何参与其中。

  华尔街分加密货币这杯羹多少是另一个问题。

  在其最低点,所有加密货币的市值刚刚超过1万亿美元。尽管这听起来可能很多,但据估计,任何一天的衍生品交易总额都在为3万亿至4万亿美元之间。

  换句话说,鉴于华尔街拥有巨大的金融影响力,他们所做的任何举动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在相比之下很小的加密货币市场。据估计,世界上第一个通过机构报告和SEC报告的比特币投资工具—灰度比特币投资信托公司(Grayscale Bitcoin Investment Trust)拥有全球流通比特币供应量的3%。灰度或任何其它累积了大量的比特币的华尔街公司发出的大量卖出指令,都可能对比特币的价格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因为市场不是市场参与者的总和,而是最积极的买卖双方的活动,所以价格的巨大变化可能会受到相对较少的买卖双方的影响。只需要一个固执的卖方,本来就很不稳定的比特币价格可能经济在瞬间暴跌。而且,由于加密货币在任何给定华尔街投资组合中可能最多只占“高个位数”,因此成为一个顽固的卖方,华尔街的成本要远低于其主要市场。

  市场的动力反应并不是成正比的。 尽管2008年股市市值超过30万亿美元,但触发了仅 500亿美元的单笔订单,即不到总数的2%股票跌幅接近10%,造成的损失超过3万亿美元。

  为什么市场反应如此不成比例?

  由于卖方强,该订单由法国兴业银行激活,该银行发现了无赖交易商未经授权的收购,并希望撤回购买,而不论其成本或其市场影响如何。

  想象一下,华尔街交易员未经授权购买了相同的比特币,并想象如果银行坚持立即取消该头寸,将会对比特币的价格产生什么影响,就直接的就是加密货币市场完蛋了,

  华尔街进入加密货币领域可以比作一个大电影院,它只有一扇小门,重点应该不是剧院的大小,而是门的大小。然而,不知何故,加密货币行业(也许被剥夺了制度上的便利)转而专注于这个“剧院”的规模,垂涎欲滴地看着华尔街将给该领域带来的新资金,但是却忽略了在事情发生时关键是那扇“小门”。如果有人在电影中间大喊“着火”,那么踩踏事件可能会在无条件限制的情况下发生,这可能会使本来就易受惊的加密货币市场陷入恐慌性抛售。

  以谷歌上的“双花”搜索量激增为例,当时有传言称有人曾把一个比特币花了两次,顷刻之间,数亿美元的比特币市值蒸发了。直到后来有人解释说,比特币并没有“双花”,而是对比特币区块链的正常功能缺乏了解,比特币的价格才有所回升。尽管如此,该事件仍在强烈提醒人们比特币市场的脆弱性,以及人们对这种新兴资产类别的理解的不足。

  回想一下,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急于抛售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投资者也开始抛售高质量债务,这导致全球金融体系冻结。现在,想象一下如果发生在规模小得多的加密货币市场会出现什么情况。但是与2008年不同的是,立法者可能不一定急于拯救加密货币或其交易者,特别是当比特币及其同类加密货币威胁到中央银行的地位以及政府获得铸币税的能力(印钞成本之间的差异及其面值)时。

  加密货币最大化主义者长期以来一直在呼唤华尔街来敲他们的“门”。

  小心你想要的!

  

  #比特币[超话]##数字货币##欧易OKEx#

相关新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