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比特币价格 > 比特币学习 > 正文

各国央行有办法对比特币掀起一场精准监管风暴

2021-05-24 07:25 文章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延续上篇推文:狗狗币暴涨999%,如何重塑这个世界?(上)

  

  上周Space X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宣称计划抛售比特币,2021年5月17日发推宣称没有卖出比特币,以比特币为核心的数字货币市场在短短几天内上演天地大冲撞,东西半球的交易者在白天和黑夜疯狂逃窜或逢低涌入,比特币也迎来突然下跌10%以上,接着又出现突然收跌的局面,比特币留给全世界风险管理观察者一个谜一样的问题: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各国央行真的没办法对其进行监管吗?

  答案是积极的,近未来,比特币绝不会逃出监管,一定存在有效的办法对数字货币进行积极的风险管理。

  近十年,比特币产生了无数信仰者,他们在媒体上告诫所有人这是去中心化,这是对美国传统金融系统的反抗。

  

  但越观察比特币,越意识到这种东西并不像媒体宣传的那么简单。

  极端信仰比特币,更是一种不加思考的模仿。

  #05 去中心化?中心化?

  比特币最大的问题,在于“去中心化”是一个伪命题,该名词所描述的乌托邦可能根本不存在。

  

  这并不是在否定比特币的未来,恰恰相反,比特币有它存在的价值,但是这种价值也许不能用“去中心化”来诠释。

  一个简单的理由,如果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存在,那么应该会有无数个“中心系统”在运作,如果全球有1亿人在交易比特币,那么按照他们所宣传的去中心化,就应该有1亿个“中心系统”在互相运作,共同组成一个庞大的独立系统。

  但,事实上呢?

  因为财富规律的存在,比特币中的大额资金在不断向极少数几个账户集中,他们少数几个人逐渐对整个系统造成了威胁,他们的大规模抛售或小范围买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操纵市场,那么,既然能够操纵市场,比特币凭什么能够算“去中心化”。

  接下来,我们继续考虑,比特币是用什么做出来的?

  

  比特币是依靠以区块链技术做出来的加密分布式账本为基础的在线数字交易凭证,表象也可以看作一堆计算机系统里面的乱码。

  中本聪凭借自身对区块链的理解创造出比特币,接着,其他团体也模仿他,创作出其他数字货币,他们把这些数字货币称为“去中心化”的货币。

  那么,当各国央行的技术团队依据区块链技术,做出主权国家的官方数字货币,你把它称做什么?

  数字人民币、数字日元、数字美元、数字欧元、数字卢布......

  很多人说,这是中心化的,因为有一个央行。

  问题来了,为什么有央行在就算中心化,而私人机构发行的币就叫去中心化了?

  核心逻辑上有点不大对劲?对不对?

  我们可以做一个类比。

  18世纪的大英帝国,因为有完整的议会和国王,法令可以自上而下传递,我们称其为中心化。

  我们把那些没有类英国国王,只有私人领主或小型国王的德意志地区叫做“去中心化”。

  这难道不会有点奇怪吗?

  他们明明是一样东西,他们都是建立在土地之上的近代国家才对啊。

  我们回到“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矛盾上来看,无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还是比特币,或者狗狗币、shib,实际上都是区块链技术创造出的数字货币,都具备加密性、分布式账本、高效率的特点。

  这里说他们是货币,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货币,他们中间有一部分币存在金融或捐赠等其他属性。

  去掉“去中心化”这个被过度神话的光环,我们再来审视比特币,它是一个不受美联储,也不被法兰西中央银行管控的数字币。

  #06 比特币带来的风险

  美联储对拯救美国经济也许拥有足够丰富的经验,对管控美国股市已经学会了在极端情况下按下熔断机制,减少资金流出,掐灭资本市场恐慌性自我强化下跌。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在美国的交易量已经达到了一定规模,如果美国继续推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元有可能会继续流入数字货币或美股。

  

  一旦美股见顶,出现自我强化性的下跌,那么美股资金将流向何方?

  是流入波音公司,还是Space X?

  从现在的趋势来看,热钱并没有集中流向高端制造业的的迹象,甚至一部分美国高科技制造业公司出现资金短缺的现象。

  更多的美元似乎在流向金融资本市场。

  数字货币是一个相对新兴的市场,美联储也没有足够的经验和方法对其进行监管。

  通过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的报道,美联储目前对比特币的看法,似乎处于一种不太了解它的特性,同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它的状态。

  目前全世界,只有印度严令禁止比特币交易。

  我们假设一种可能的未来,如果美股出现大规模下跌,北美的产业经济出现大规模倒闭潮,更多的美元为了避险,一部分逃入数字货币世界。

  当这种金额逐渐升高,高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时,会发生什么?

  数字货币,不会凭空产生财富。

  其中大量财富实际上是从美国生产活动中产生,通过支付转移,进入数字货币世界。

  超发的美元所代表的价值,也不全是当下生产活动中价值,有一部分是借未来的钱,拿到当下,这一部分,我们可以称其为债务。

  当这些超发的美元,不,是债务,流入数字货币时,会产生什么影响?

  债务不会消失,只有通过产业经济不断进行生产,才能还钱。

  如果美国不还钱,那么其他国家的劳动者就要分担这部分债务,尤其是那些主要持有美元或使用美元交易的国家,比如土耳其。

  由于数字货币可以在全世界任意国家交易,因此,它可以看作某种程度上的超级国家金融系统,因此,如果美元系统出现严重的债务破裂,那么整个数字货币系统最终有可能在泡沫顶部触顶,接着再疯狂下跌,跌到所有人为之胆寒的地步。

  在历史上,我们称其为“1929年股市大崩盘。”

  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一家央行,站出来为此负责,不管是日本银行还是英格兰银行,都对此没有任何动作。

  

  假设最坏的情况,比特币的持有者继续高度集中,财富掌握在2~3人手中,这3人计划来一次摧毁整个资本市场的行动,做空全世界,在市场疯狂下滑的过程中,3人不断抛售账户中的比特币,接着其他数字货币也跟着恐慌式下滑。

  在资金疯狂蒸发的过程中,全世界大部分信奉自由主义资本市场的地区,有可能陷入一种无以言表的大萧条。

  #07 如何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

  从全世界主流财经媒体来看,似乎各国央行都在研制如何监管比特币的行动中,但到目前为止,欧洲中央银行央行、日本央行、美联储都没有特别好的风险预案。

  

  比特币,是一种区块链技术的衍生品。

  区块链并不是只能用于金融行业,因为金融行业充斥着贪婪和理想,才首先大规模应用在金融业。

  事实上,如果中远海控这样的企业,开发出区块链技术,用于全世界航运数据,可以大规模提升工作效率,节省巨量成本。

  那么,监管机制有没有可能也用上区块链技术呢?

  比如,假设美联储或者欧盟中央银行的技术团队设计出一款“反洗钱区块链系统”,将所有的法律法规和反洗钱的案例输入到分布式账本中,跟踪所有的经济犯罪行为。

  区块链实质上是一种算法,它虽然是加密的,但实际上是在信息基础上进行加密,如果在加密信息中,加入监管机制,通过区块链的算法,让整个系统运作起来。

  当一个监管机制被发送后,它就永久性保留在每一个分布式账本中,当A出现经济犯罪行为时,监管机制对其进行精准捕捞,甚至永久性曝光该犯罪行为。

  不知道这样是否能够大范围的打击洗钱等活动。

  当某些数字货币持有者发生不规范行为时,监管系统自动评估风险出现,提醒现实中的监管者精准捕捞该人,对其进行合理的惩罚。

  持有数字货币的人,一般情况下,不可能不留下任何迹象,例如银行卡中多一笔奇怪的资金,或者相关联的账户中多出无法解释的巨额资金,这些迹象,银行都可以实时进行监管,并将以上数据自动汇报给监管系统,如果该监管系统存在人工智能的部分,那么这样的系统将更加安全,且不会泄露隐私。

  由于持有数字货币的人遍及全球,因此单一国家央行可能很难做到监管,如果世界主要央行展开互相合作,建立全球数字货币金融风险管理系统,在全球范围内多维度精准打击洗钱活动,说不定可以实现对数字货币系统的有效监管。

  #08 细谈一家国内区块链行业企业

  谈完宏观,我们看看微观环境中的企业。

  国内有一家从事区块链行业的公司“火币集团”,总部设在新加坡,分公司在北京,通过针对企业征信数据进行分析的智能风控系统RiskRaider风险雷达的观察。

  

  这家公司名为“北京链火信息服务有限公司”,2018年在国内注册,2000万注册资金。

  

  AI决策对其的信用评级为“关注”

  

  实际控制人疑似香港的一家企业“HUOBIUNIVERSAL(HK)LIMITED”,通过完全控股美索米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再借由美索米亚科技完全控股北京链火。

  

  

  北京市海淀区财政局对其发布了两项行政许可,其中一项是准予北京链火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从事代理记账业务,许可有效期从2020年11月3日,延续到2099年12月31日。

  

  它在国内线下经营活动似乎不多,没有失信行为,舆情监控上面又注意到最近几年该公司有参加在杭州的首届区块链服务网络合作伙伴大会。

  回顾过去几年,区块链技术企业倒闭了不少,由于区块链技术过于新颖,国内的监管机制也在不断探讨中。

  相信合适的监管机制近年来一定会到来,只有良好的行业规范到来,才能促进区块链行业更健康的发展。

  也希望各位风控人员,能够更理性对待美国越来越大的金融资本市场衍生出来的巨型泡沫,如若公司有涉及北美市场,急需提前做好应对措施。

  风险,对于部分人来说,也是机会,如果能将风险管控的足够健康,就能帮助企业和个人,从中获益。

  

  刘慈欣在《三体》中,提到一句与风险有关的句子:

  “生存,是文明的第一要务。”

  实际上,对企业也是如此。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