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比特币价格 > 比特币怎么买 > 正文

a16z播客 | 关于NFT,所有你想知道的的知识都在这

2021-04-11 18:41 文章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这一期的主要内容是关于NFT的。目前来看,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像NFT那样流行并快速成为了主流的热门话题,人们听到的关于NFT的话题从“我以前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这有点像是ICO卷土重来了”到“这仅仅是一张jpg,我根本就不知道为啥它那么值钱”,最后成了“项目方应该怎么考虑铸造NFT的能耗问题呢?”

在这期a16z播客的特辑中,我们会把所有关于NFT的知识都呈现在你的面前,我们会谈论该领域的热点问题(对于什么炒作/什么是真实的),同时让大家了解到这一领域的创新之处到底在哪儿(很明显,谷歌趋势最近数据显示人们对NFT的兴趣超过了对加密货币的兴趣)。Sonal Chokshi的编辑采访了Scalar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Coinbase前产品经理Linda Xie,以及Variant Fund的创始人、Medichain Labs的前联合创始人Jesse Walde(Medichain Labs被Spotify收购,而Walde当时是Spotify的研发主管)。

这一集的内容主要涵盖了:

  • 什么是NFT(非同质化代币,以及使其赋能的加密货币属性,希望让大家能看到一些大背景下的东西;
  • NFT主要采取的是什么形式,哪些东西是、哪些不是NFT,这部分内容包括“社交代币”和创造者经济到底适用于哪些场景;
  • 常见的造富神话和人们的误解。从“只是一张jpg”到频繁出现的关于NFT的能源使用问题;
  • NFT是如何工作的,以及围绕NFT的更广泛的生态系统,以及不同的参与者有哪些;
  • 各种各样的NFT应用程序的现状和未来展望,这一部分会简要地谈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NFT,无论你是艺术家/创造者、开发者还是机构。

这一特辑的内容就是为所有人准备的!

以下是本期采访主要内容:

  • 大家好欢迎来到a16z播客网,我是Sonal,这一期我们探讨的主要内容是关于NFT。当然我们也会进一步深挖这一领域,本期的内容会覆盖所有你需要或想了解NFT的内容,抛开该领域噪声(对于什么炒作/什么是真实的),同时让大家了解到这一领域的创新之处到底在哪儿。
  • 在开始的10分钟里,我们首先讨论什么是NFT,以及加密货币是如何赋能NFT的,只是为了设定一些大背景;
  • 在接下来的10分钟里,我们将讨论NFT主要采用的是什么形式,哪些东西是、什么不是NFT ,这部分内容包括“社交代币”和创造者经济到底适用于那些场景;
  • 在随后的10分钟时间,我们的谈话内容涵盖了人们对NFT常见的误区和误解,从“只是一张jpg” 到频繁出现的关于NFT的能源使用问题;
  • 在大约30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们会分享NFT的工作原理,以及NFT生态系统中的不同参与者;
  • 在整个谈话的过程中,我们会谈到各种NFT的应用程序,以及它们的现状和未来的展望;
  • 最后,我们简要介绍了大家是如何看待NFT的,无论你是艺术家/创造者、开发者还是机构,这一集就是为大家量身打造的准备的。
  • 我们的节目会讨论新闻中的技术趋势,我们曾报道过本月佳士得的历史性拍卖,艺术家Beeple的一幅NFT拍出了6900万美元;我之所以会提到它是因为我们在这一期里提到了那这一事件。
  • 最后:我们的播客会为你带来最专业的见解,因为我今天采访的嘉宾是a16z的两位密友:Scalar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Coinbase前产品经理Linda Xie,以及Variant Fund的创始人、Medichain Labs的前联合创始人Jesse Walde。Medichain Labs被Spotify收购,而Walde当时是Spotify的研发主管。
  • 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以下内容均不应作为投资建议,更重要的信息请访问a16z.com/disclosures。


关于NFT的术语和基础


Sonal:让我们从定义开始:什么是NFT?

Linda:NFT的意思是“非同质化代币”,这只是一个术语,用来描述一种独特的数字资产,它的所有权是在区块链上可以进行溯源的。

NFT可以是非常广泛的资产集合:数字商品,如虚拟土地和艺术品;对不动产或衣物等实物资产的索赔。

Sonal:你说NFT不仅仅是以数字形式出现,因为它还可以代表一些实体的东西,本质上你也可以用NFT来表示。

Linda:是的。这是一个涉及面非常非常广的领域;看到NFT艺术的腾飞发展是令人兴奋的,但NFT也不仅仅是艺术领域的事儿,它也涵盖了很多不同的行业。

Jesse:我关注NFT的数字方面多一点,我认为的NFT,打个比方,它是一种数字文件(而不是金融资产)的所有权,也就是说你现在可以拥有互联网上的某种数字媒体资产。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文件的比喻是恰当的:你现在可以拥有一张JPEG,一首MP3。而且,当你创建一个NFT时,本质上你正在做的事情,就有点像把那个文件“上传”到区块链上,这样任何人都可以对它的来源和归属进行溯源。

Sonal: Dixon在最近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到了NFT的定义,他的理解非常简单:“NFT是基于区块链的记录,它代表了独一无二的媒体片段”。或者用Jesse的话来说,NFT是一个文件。

我们需要关注NFT中“非同质化”的这个定义,即代表这些项目是独一无二的,这是我想强调的一点,比如说1美元就是可以被替代的(甚至单个比特币也是可以被替换的),一些可替代的东西也是可已进行互换的;我有哪个版本的美元并不重要,因为我手里的法币面值就是1美元,它可以买任何价值1美元的东西。

但在NFT的情况下,“非同质化”的意思是它是独一无二的;就这个话题我可以谈很多,但在这之前,让我们先讨论NFT的底层加密货币属性(不是特定的加密货币协议),或者往大了说,加密货币的属性到底是什么。“因为我们不希望让这期的讨论主题最后变成了加密货币,所以我们在这里主要谈谈加密货币是如何给NFT赋能的。

在现实世界中,有时会涉及到一个公证人,比如第三方银行,再比如涉及到(艺术界的)某些人,比如通过证书进行溯源,但是在加密货币的世界中是可以拥有和追踪数字文件的能力的,这个过程不需要第三方中介,这才是关键。

Jesse:没错,你要靠银行来维护账本;或者你购买的房产的所有权,国家或城市来维护你的房产登记。因此,你总是依赖于第三方来跟踪所有权的归属:所有权如何转手,银行对账单如何更新等等。

比特币的出现改变了游戏规则,因为它使这种公开的、去中心化的账本成为了可能,没有任何人能控制它,但每个持有比特币的个体都能够使用加密技术验证自己的所有权。因此,你不必依赖单个第三方来验证你对比特币的所有权。

Linda:是的,中间方在追溯所有这些不同资产的所有权时是会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的;他们还会阻止一些人使用平台,而加密货币真正强之处就在于你有所有这些开放协议,他们之间也是可以互通的。

所以,当你有了NFT,你就可以把它们放到去中心化的系统中,并且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交换这些NFT,这可以是瞬间发生的事情。你也可以想象把你的NFT作为抵押品;假设你拥有价值不菲的电子游戏道具,你可以通过抵押从平台获得贷款。

因此,区块链上的NFT允许任何人未经许可地拥有、发行、交易它们。

Sonal:以及能够追踪来源的其他属性;NFT本质上有一个内置的二级市场,也就是说你不仅可以追踪资金的来源,还可以追踪从内置的二级市场中获得一定经济回报。在数字艺术作品上尤其如此。

Jesse:是的,资产的二次转售可以通过编程的方式进行构建,这样在任何NFT进行换手的时候,转售价格的一部分就会回到NFT最初的创造者手中。

Sonal:你提到的“以编程的方式”、“自动”是加密货币的一个独特属性。具体地说这集的就是智能合约,你可以通过智能合约实现这种类型的可编程合约。

Jesse:是的,它可以完全自动化,完全透明的运行,这与音乐行业的版税形成了鲜明对比,音乐行业就像一个完全不透明的系统,有多层中间商,每个中间商都要榨取一定的利润。

而区块链是一个更加高效的架构;f这是区块链和智能合约所独有的。区块链很擅长追踪事物的历史。如果发你给我一枚比特币,每个人都能看到你少了一枚,我多了一枚d,而且这笔交的易历史也被永久的记录到了区块链上。而NFT也是如此,当NFT被创建或“铸造”后,它们被创造者通过密钥进行签名,这样就可以让任何人看到这个文件是由哪个创造者或个体签名的,它与加密货币交易的构建方式是一样的。

这个NFT与所有其他交易一起储存在于区块链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所以如果NFT转手了,假设Linda买了我的NFT,那么每个人都能看到我把这个NFT的所有权转让给了Linda。因此,人们可以通过NFT进行网络媒体的互动。而现如今,加入你在Instagram上看到的一张图片:你可以对它进行截图、进行裁剪,然后再把它贴在另一个平台上,比如脸书上。一旦你这样做,你把它的整个历史,出处都进行了再创造。没人知道最早发这张照片的人是谁,没人知道照片背后的故事以及出处。通过NFT这种新型的搭建方式,我们现在可以有一个关于互联网上任何一段媒体完整历史的记录。

并且随着这个信息流动的渠道,价值也可以随之流动。

Sonal:特别是对为艺术家来说,NFT的出现意味着一个20年前艺术家就已经创作的艺术品,它本身可能有了很高的价值,但是只有它的最后一个主人才能获得它的唯一价值。如果我们通过编程的方式让艺术家可以持续从自己的作品中获得价值,那么他们就总可以在NFT的二级市场中获得回报。比如,如果一幅NFT作品后来卖了几百万美元,而不是500美元,那么艺术家每次通过作品的拍卖都能获得报酬,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Jesse:我认为这其中需要注意的是,互联网上的任何开发者和创造者都可以通过代码来表达有关创造性盈利的规则。

我认为所有权的历史记录真的很重要。所有权的历史是区块链上唯一可以访问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有些东西可能对某些人更有意义。让我们假设“Magic: The Gathering”拥有一个锦标赛,持有一副稀有卡片能够赢得比赛,那么你可能就会想要购买这些卡片,因为它们具有意义,并且这些游戏的赢家会一直使用这些卡片来玩游戏。

我们换一个角度,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想象你拥有你最喜欢的音乐家或创作者的一件艺术品。而且,现在它的所有权在区块链上被追踪,那件艺术品对你来说可能会变得更有价值,因为它记录过是谁过去拥有过这件作品。

我们也有很多项目致力于将NFT分割成多个部分;这些单独的交易也在区块链上被追踪,你可以通过去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

所以,当你可以将这些NFT插入到所有这些不同的加密货币协议中时,它真的会变得非常强大,因为在传统的系统中,这些中间方并不会将自己嵌入到所有其他公司和中间方中。你可以在加密货币的世界里自由地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区别。

Jesse:是的,我认为将NFT的工作方式与传统网络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比是很重要的;当你在如今的社交媒体中分享一个文件或一段媒体时,你会把文件上传到平台上。这其实本质上是你可以“复制粘贴文件所有权”的平台:我的意思是,在你签署了使用平台的服务条款,平台会根据他们自己的政策来奖励你,有时候甚至会扣除你的一部分收入,所有这些规则都是你所使用的平台说了算。而且,他们还可以决定内容是如何被消费的,这样并不会有太多的创新出现,因为过去任何尝试创新的开发者都平台屏蔽了。

而NFT和传统的平台来比较,它的不同点就是我可以直接把文件上传到区块链上。

如果你正在向区块链上传文件,这些文件可以变成NFT形式,它的行为就和其他加密货币资产的行为一样,这意味着任何人、任何有互联网连接的地方都可以不经允许地访问它们。这也意味着,任何第三方开发者都可以在媒体消费方式上进行创新:比如观众如何看待它,人们如何与它互动或编程。

所以,一种思考NFT的方式是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普遍,开放的媒体库,任何开发人员可以在这儿构建第二个Spotify,或者创建第二个Instagram,或者创建下一个脸书。当然这个领域也会有更多的竞争出现,创造者、消费者也会因此受益。正如Linda前面所提到的,所有这些都可能回发生,而不需要传统的中间方从创造者和消费者之间流动的价值中分一杯羹。


NFT的形式,到底什么是NFT?


Sonal:说的太好了。

接下来让我们具体讨论一下NFT所采用的形式。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它可以帮助梳理现在到底什么是炒作,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NFT,这也是这次谈话的前提。到目前为止,我确实经历了一段理解NFT的艰难时期,我一直在报道这个领域。我从很早就开始就报道比特币、以太坊甚至是NFT,但老实说,我自己对NFT的理解也非常困惑!所以,也许你们能帮我理清头绪。

我简单概括一下,Jesse认为NFT指的是任何媒体文件;而Linda则认为NFT是任何商品,不管是数字的还是实体形式的都可以是NFT。NFT的具体例子包括:

  • 艺术;
  • 它可以出现在游戏中;
  • 在音乐方面,比如有音频NFT(最近我对此很感兴趣);
  • 有一些博客文章,就像我在我们的朋友Denis的网站上看到的人们在谈论用博客文章来制作NFTs;
  • Brian Flynn写过关于代币时事d事通讯的东西。
  • 最近还有一个有趣的例子:有人写了一篇文章,讲述他们如何创造了“有史以来第一个通证化的众筹股权的研究报告”。

你们能不能快速梳理一下哪些资产是、或者不是NFT?目前来看似乎一切都是NFT。

Linda:我真的认为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可以是NFT,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创造出独特的、可以被拥有的东西。

实体商品的主要问题是必须要有人托管他,这背后的过程就是在现实世界中你要确保可以对它进行审计。当然也可能是很多人拥有一个NFT,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完全拥有它,所以它可以是NFT的一小部分。除此之外,我认为NFT是一个非常广泛的类别。

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很酷的东西出现了,我们已经有了代币时事通讯,你上面提到过的,人们需要有一定数量的代币才能访问这个通讯。人们正在进行代币委托许可的聊天,同样人们需要持有一定数量的代币才能进入聊天室并开始交谈。为了进入这些组,你必须拥有一定数量的代币,这可以证明你对这个社区有某种所有权,它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进行调整。我认为甚至有一天可能会形成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代币持有者可以投票决定需要多少代币才能进入这个通讯组或聊天组或其他东西。

这部分,可能和NFT无关,我不认为社交符号本身就是NFT,因为有时人们创造这些符号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已经制造了上百万个尅死的符号;但如果这个小组的创建者在其中发布了个人徽章或独特的物品,那么这可能是一个NFT。

Sonal:你能再多说一下前面提到的“社交代币”么?

Linda:好。社交代币只是一个非常广泛的类别,它是由个人或社区发行的代币。所以有时候它的其他术语比如个人代币,社区代币,创造者代币,社交代币包含了所有这些代币。

在这个领域正在进行着很多不同的实验:我们看到有人将他们的时间代币化,持有其中一个代币相当于他们的一小时时间,这就变成了自由交易。我们也见过像R.A.C(他是一个格莱美获奖歌手)就发行了他专属的社交代币,代币持有者就可以加入他的私人Discord群组,他们还能获得一些其它的额外好处。R.A.C还将代币分发给了他的支持者们。创作者可以奖励粉丝、并且与他们的早期支持者进行互动。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广泛的类别,它可以是任何与个人或社区有关的东西。

Sonal:社交代币与NFT有什么相似之处呢?它在什么时候不属于NFT的范畴?你能帮我梳理一下么?帮助大家理解到底什么是NFT,什么不是。

Linda:好的,有时候社交代币也可以是NFT,因为创作者可以直接向粉丝发布一些独特的艺术作品。但在很多情况下,社交代币可能是同质化代币。就像R.A.C代币一样,它们之间都是可互换的,因此你可以持有一定数量的R.A.C代币,你可以随时进行交易和回购,你购买的是哪个R.A.C代币并不重要,因为它们是一样的。

我认为,社交代币和NFT之所以经常被混为一谈,是因为它们促进了创造者经济的发展,它的出现使创造者能够直接与粉丝互动,他们通常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Sonal:对,但基本的底线是如果代币是可替代的,它就不是NFT;当然,如果代币是不可替代的(因此是不可替代的代币),那么它就是NFT。

Linda:是的。

Jesse:我认为同质化代币和非同质化代币之间的界限之所以模糊是有原因的,因为两者之间的相互联系是很紧密的:

你可以将一个非同质化代币,通过细分将其变成同质化代币;

然后你可以通过制作同质化代币(它们代表了原始的NFT的一部分),把它们变成一个社交代币。

有一种叫B.20的代币,它就是同质化代币。它代表了对Beeple NFT的索取权,一位投资者购买了这些NFT,并将其所有权进行了分割。现在有了B.20代币的存在,它可以被编程写入各种各样的其他价值:除了拥有Beeple作品的一小部分,你可以想象一些第三方授权,你需要持有一枚B.20代币 才能进入某个Discord群组。在这个例子中,它从一个 Beeple创建作品的不非同质化代币开始,然后一个收藏家购买了Beeple的非同质化代币,将其分割成可替换的ERC-20代币(即B.20代币),最后第三方开发者可以重新组合并添加新的体验。

Linda:除了这些,我认为这两者之间的相互联系非常重要,大家需要注意的是,你可以很容易地将一个非同质化代币切分成同质化代币,然后将其变成这些社交或社区代币。这是一个非常有趣且值得探索的设计领域。

Sonal: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谈论的是现实世界中已经存在的事物的数字版本,它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实现。但如果你想一下在现实世界中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你就会发现部分所有权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它涉及到加密货币独有的功能。因为现实生活中,你要是想部分拥有一个艺术作品,你是不可能能真正分割一个实体的艺术作品的!有了加密货币,你就可以实现部分所有权。

我仍然对《Top Shot》的这一理念感到震惊,即你可以购买并拥有一个“球星的瞬间”(即体育游戏中最受欢迎的“瞬间”)。顺便说一句,Linda,我一直想给你发信息告诉你,我现在痴迷于看韩剧《克洛伊》;老实说,当我想象到这样一个节目中所有这些令人惊叹的时刻,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如果人们可以竞标并拥有他们最喜欢的电视节目的时刻,如果某一时刻的所有权是属于他们的,然后数以百万计的人可以观看它!你能拥有它,它是你身份的一部分,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Linda:这就是我喜欢加密货币的原因,你可以拥有一些你完全没有真正思考过的概念,比如拥有某一时刻、媒体,甚至是人们的生活。你可以想象像YouTube的创造者上传他们生活的视频,然后你能够真正拥有其中一段令人兴奋的时刻。我想说的是这个领域有太多的可能性了。看到人们在使用NFT,并且你可以拥有一些有创造性的东西时真的很令人感到兴奋。


人们关于NFT的常见问题


Sonal:让我们谈谈NFT领域到底有哪些被夸大了,哪些是 名副其实的,然后再谈谈一些常见的神话和误解(能源问题以及炒作曲线)。当然,我们还会继续讨论相关的应用程序,但首先让我们更深入地挖掘拥有数字物品的含义。

让我们从这个常见短语开始:“这只是一张JPEG”。你们怎么看待这个评论:“天啊,有人为了一张JPEG花了6900万美元?!”Jesse,你说这是一份文件。但是在互联网上,文件几乎是毫无价值,而且可以被无限复制。

Jesse:我想说的是,一个文件在互联网上被复制的次数,与该文件的NFT价值是直接相关的。也就是说,一个媒体在网上被分享的次数越多,它的社会价值就越大。

为了更具体地说明这一点,你可以想象一件非常著名的传统艺术作品,比如蒙娜丽莎。蒙娜丽莎被复制了无数次,它出现在卢浮宫售出的每一件T恤和明信片上;你可以在网上的任何地方看到它,然而在卢浮宫博物馆只有一幅蒙娜丽莎,人们极度渴望能拥有它,它具有难以置信的价值。

Sonal:我不得不承认我有点厌倦了蒙娜丽莎的类比,但是这么讲确实有用。我刚才听到的关键点有点反直觉,就是越有价值的东西被复制的次数就越多。

这让我想到随着网络的世界的丰富度与稀缺性越来越趋向两极分化,所谓的长尾理论是指是在网络上你可以有无限的选择。

这是另一个类比,事实上,就可以被无限复制的文件和jpeg的来说,你可以拥有数字产品的所有权,甚至一部分,这是非常独特的。

Jesse: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你并不是试图成为唯一一个可以访问某个JPEG或媒体片段的人,而是你希望可以拥有其他人都能看到的媒体片段。

信息在互联网上会被快速传播,它们会被无限地分享,你现在可以拥有一段互联网历史,或者最受欢迎的表情包。我想很快我们就会看到这些所有者在社交上,在作品发布的平台上得到认可。

Linda:我们在CryptoPunks上看到了这一点,CryptoPunks只是最早的NFT项目之一。我们见证了两款CryptoPunks的售价高达到750万美元,其中一名卖家是Figma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Dylan Field。有趣的是,任何人都可以复制他买到的这张图片。

Sonal:不好意思打断你一下,他自己也可以复制他的照片,因为他有一段时间把它作为他的个人资料照片,他最后从他的推特个人资料中删除了这个照片。我觉得很有趣,请继续说。

Linda:是的,没错。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复制它;但如果你看看CryptoPunk的NFT,你就会知道是谁真正拥有它。

事实上,有人在非常早的时候就拥有了它,它几乎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人们想要证明他们可以在这个领域很早就拥有它。所以所有权的历史也很重要:能够很早就发现艺术家或创造者,成为他们最早的支持者,并在区块链上可以追踪到。在未来,当它被出售的时候,你就可以证明自己是早期的采用者,这对人们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

Sonal:我听过一个很好的类比,可以把你说的进一步延伸,你可以想象比如在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或一些著名的博物馆一个艺术作品旁边的标牌,它上面明年会告诉你艺术是什么,材料,日期;包括了艺术家是谁,当然在标牌在最下面,有时用会很小的字母写着是谁拥有它,或者说收藏品是向某人借用的。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注意到这一点,因为大多数人只关心艺术品,但是总有些人实际上更关心的是谁拥有它。

现在你在做完全一样的事情,不一样的是在互联网上,全世界都可以看到它,而不仅仅是去现代艺术博物馆看它。或者用Jesse的比喻,人们只有在卢浮宫才能真正看到蒙娜丽莎;而NFT的出现可以让你不仅拥有一种数字品的所有权,而且每个人都看到它,这是非常强大的。

Jesse:是的,开发者们也会向这个方向发展。因为所有关于谁拥有它的数据,它来自哪里,它的在线历史是什么,其实只是一个API的调用。而且现在来看,开发者想在Web2平台上找到所有这些信息是d非常困的难,因为媒体的历史并不像区块链那样在架构上可以简单的进行追踪。

所以对于开发者来说,通过区块链把这些信息显示出来要容易100倍,这就是为什么我前面提到博物馆里艺术展品旁边标牌的例子,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你会在所有的社交网站上看到这样的数字版本。

Sonal:你们看到Matt Levin在推特上说的话了么?他说:“NFT是一种新的可交易的炫耀形式,而不是一种新的可交易的所有权形式。”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么?

Jesse:我认为炫耀可能是人们收集NFT的原因之一,但NFT不仅仅具有投机价值,或者成为人们的炫耀资本。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为suizhe 开发人员通过构建新的领域来承载人们的数字资产,NFT的所有者们将开始意识到NFT的使用价值。例如今天,你可以购买一件数字艺术作品作为NFT,你可以把它带到虚拟世界(如Cryptovoxels或Decentraland)并在那里向其他人展示。这是一个非常早期的例子,表明第三方开发者与NFT的创造者没有任何关系,但它实际能够建立一个新的虚拟体验,目前这只是冰山一角;任何第三方开发者都可以在Cryptpvoxels的基础上进行开发,因为它也是开源的,无需许可。

所以你开始看到的是这种乐高积木式的方法来构建新的体验,开发者可以用更少的钱搭建更多的东西,创新也能更快地融合进来。因此,这种说法低估了成为NFT所有者可能具有的实用主义本质。

Linda:是的,我不太同意Matt Levin的这种说法,因为我认为它忽略了NFT的很多用例。如果我们谈论的是更传统的东西,比如代表票证、金融资产或房地产的NFT,这些只是更有效的转移方式,而不涉及那么多的文书工作和中间人。

所以这是社会的净收益,而不是人们试图展示他们的财富。

Sonal:我很高兴你们谈到了了很多自己的观点,因为这个节目的前提是要梳理出什么是炒作,什么是真实有用的东西,有趣的是,我们可以仔细审视一个我非常尊重的人的工作,随后听听你们的看法。

你们是如何看待人们将NFT与ICO的繁荣作比较的,你对此有何回应?ICO热潮指的是“首次代币发行”,它显然是首次公开发行(IPO)的别称,但人普遍认为们认为ICO的风险更大,因为ICO在NFT出现之前就存在了。至少在首次公开募股时,公司是存在的。顺便说一下:我们的朋友Nick Tomaino做了一个简单的观察,NFT是一种具体的产品,一种数字产品,而不是对未来的承诺,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论点。你们二位对那些NFT什炒作,那些是有真正价值的有任何想法么,“是不是NFT就是另一个ICO泡沫;代币发行又回来了”?

Linda:这让我想起了2017年,很多人进入这个领域,ICO这个词被提到了很多次,而且肯定有很多关于它的炒作。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加密货币领域诞生了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项目。很多加入这个领域的人最后都留下来了,因为他们发现这不仅仅是一夜暴富;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独特的创造价值的方式。

所以,有很多想来这个领域赚钱的人,但这里也有很多真正有创造力的人会选择留下来,他们一边研究一边探索,最终真正构建出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东西。

值得高兴的是,这一次是艺术家们如此努力的工作得到了回报。像Beeple这样的艺术家,在这个领域深耕了很多年,这是人们很重视的东西。

Sonal:我的意思是,就Beeple而言,他的作品从一开始就是数字化的,但他本质上是在创造,这又回到了NFT的定义上,因为Beeple的作品是NFT,它是独一无二的,是可以追踪的。

我很喜欢这一点。但毫无疑问,这就像一个正在发酵的炒作周期,我们正处于高德纳采用曲线的某一位置,现在任何东西都被NFT化了;但是它总有一个幻灭阶段。我一直在弊端了解各种相关的知识和信息,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但现在,在这一时间点,我们如何评估某一个NFT是否能真正发挥作用呢?

Jesse:我认为你的问题是什么是有价值的,哪些NFT是有价值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像回答“什么是艺术?”。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任何旁观者认为是艺术的东西就可以被称为艺术。同样的,市场认为有价值,它就是有价值的NFT。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你会看到如此广泛的实验,它们都被转化成了NFT,从博客文章,到数字艺术。

有很多群体出于不同原因想要拥有一件与他们文化相关的物品,有可能是为了投机,也有可能是他们将来可以转售这些物品;或者,因为他们只是想让你知道他们的名字出现在这个项目旁边的数字标牌上,写着“我支持这个创作者”,这就像我想支持他们的工作一样。

所以人们可能会有很多不同的立场来评价NFT,有很多不同的亚文化和价值体系组成了这个市场,这就是为什么它在向各个方向扩展。

Sonal:所以百花齐放不一定是坏事。

在很多早期的NFT都会遇到一个问题,从CryptoKitties开始就有了,即可扩展性问题,实际上以太坊并未准备好为NFT的爆发提供合适的基础设施,但是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扩展解决方案。因此,2017年的一些炒作周期实际上导致了以太坊上基础设施的改进,以及我们需要安装的设施。

我确实觉得Mediacchain的出现有点太早了。我记得你们的Mediachain在成立之前,发现数字资产库总是很难进行追踪的,人们有时候甚至会忘记谁拥有它,谁进行过支付。这是真的,因为在互联网上的所有东西都是混合文化,以及将不同的事物组合在一起。

Jesse:是的,很多关于NFT的想法都是我们当时在探索的。当时的生态系统中缺失了两件关键的东西:一是轻松创建代币的能力,这是智能合约以及像以太坊、Flow等智能合约平台独有的能力。另一个缺失的是交易这些数字资产的市场: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大约10%的美国人拥有加密货币的时代。所以数字资产有价值的想法是像NFT这样的数字媒体资产有价值的先决条件。

正如Linda之前所说的那样,2017年的市场是今天NFT市场火热的先决条件。因此,市场必须排在第一位;市场驱动是不稳定的,它们驱动投机的狂热,但它们也驱动基础设施,以及持久的思维模式的产生。


NFT是如何运转的


Sonal:这是一个很好的过渡,接下来我想和你们讨论的是,关于玩家和生态系统的更广泛的分类。

在我们开始讨论这个之前,让我们快速讨论一下它们是如何工作的,这样可以更具体的理解他们。比如制作一个NFT需要三步一样。

Linda:好吧;第一步就是决定把你的作品作为区块链的一个表示。因此,“铸造”并提交涉及到与智能合约的真正互动。有不同的市场可以让你真正轻松地做到这一点。其中有些过程会涉及到一个按钮,你可以点击这个按钮来创建这个过程,你可以选择不同的属性比如这件艺术品的名字是什么,如果有二次销售的话,涉及多少版税,你想要多少都可以进行设置。

所以,很多平台会让你非常容易地完成这个过程。我认为实际上最困难的部分是建立一个钱包,并让自己接受加密货币和部分NFT的。但现在因为有了NFT市场的存在,所有的设想都成为了可能。

一些市场也可能会对艺术家们有一定的要求,他们可能会对艺术家进行一些尽职调查;确保这是真正的艺术品而不是被其他艺术家复制;确保它是高质量的,因为总有一些人会认为谁都可以制造NFT。

所以,这是一个相当大的范围。

Sonal:太好了,但是我得设置我的Metamassk,这意味着什么?你们能不能也解释一下钱包的部分,因为从理论上讲,人们并不一定要直接与加密货币进行互动,希望你们能很快让大家理解加密货币钱包的作用。

Jesse:当然,我可以试试。加密货币钱包的概念可以归结为所谓的公钥和私钥对,你有区块链上的公开地址,这就是与你的资产东西相关联的:简单来说,Sonal有一个公共地址,你可以在推特上说,“我是Sonal,这是我的公共地址,这里有我所有的东西”。你的比特币可以在那个地址;而在以太坊上,你会有一个不同的地址,并且你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所有东西都会与你的公钥相关联。

然后还有私钥,私钥可以打开你钱包里的资产。你需要用私钥来解锁你的公共地址上的代币,这就是加密钱包的概念。MetaMask是以太坊上最流行的钱包,它是一个浏览器的扩展插件(你可以在任何流行的浏览器上安装它);它所做的是为你设置一个以太坊区块链的公共地址和私有地址。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密钥对并不属于MetaMask,而是属于你;MetaMask永远不会获得属于你的密钥对,他们不会保留任何的相关信息,你的私钥永远是你的。这当然也为你带来了很多责任,因为如果你丢失了你的私钥,你就会丢失所有的东西。这有点像你钱包里的现金,这就是为什么它被称为“钱包”(尽管它有点用词不当,因为你可以用你的实体钱包做很多事情)但我认为你的加密货币钱包也很像一个物理的钱包,如果你失去它,那么你所有的现金不见了。

Sonal:好的,现在让我们继续谈谈加密货币钱包,所以我们理解了现在钱包是如何工作的,钱包的浏览器扩展,一些可以让你创建、或者说铸造NFT的平台。因为你可以创建你喜欢的任何形式的艺术作品,不管是什么物品,数字资产或文件。

在铸币后会发生什么呢?你可以在上面写上名字,你可以指定项目条款,你设定什么样的版税,不同的系统可能有不同的选择,有些他们自己抽取10%的利润;你可以编程,进一步增加NFT的价值;我见过人们做创意之类的作品,就像他们做的创意与艺术相交互,所以它不只是像一个在链上的静态艺术,铸造出NFT以后会发生什么?

Linda:你可以做不同的事情,这取决于你想用NFT来做什么。所以,一旦你在这些市场上进行了铸币,你就可以把它列出来,试着和其他人分享这个链接,让他们对这件艺术品出价。你可以自己设定价格;你也可以让人们出价,然后接受不同的出价。

或者,你也可以为自己创造这些内容:假设你想在虚拟世界中创造一些世界,并在虚拟画廊中展示你的艺术作品,然后将你的艺术作品摆出来展示。

如果你认为这件作品真的很有价值,你可以用它做各种不同的事情。我确实见过人们谈论如何交换NFT;所以不同的艺术家会进行互相交换。我也见过有人拿艺术品做抵押,然后再贷款。

所以,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但我见过的最常见、最基本的情况是,人们出售自己的作品,然后有人购买它,并会将其存储在自己的虚拟土地上,或将其显示在自己的资料中。这里面涉及到了一种社交元素:人们经常谈论这件事,比如,嘿,我刚买了一件艺术品,他们会在推特上谈论这件事。有一款应用程序可以收集所有这些不同市场的购物信息,然后像Instagram一样展示出来,这样你就可以拥有一个社交元素,知道谁买了什么,谁拥有什么,然后让人们围绕它形成一个相应的社区。

Sonal:我也经常在想是否会有一个关于NFT的Pinterest,在那里即使你不是所有者,你也可以“收集”它。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类似的NFT,我很好奇。

Linda:我看到过这样的事情,这其实就是NFT的碎片化,你可以把它分成很小的碎片,这样人们就可以拥有NFT作品的一部分。

NFT生态系统中的参与者们

Sonal:所以,正如你们所描述的,所有这些不同的步骤,有一个完整的玩家生态系统已经出现,并将持续涌现。我们已经命名了一些网站,比如展示在线收藏的网站,,比如在线画廊,我们策划的线上画廊也将上线;我们有市场,我们有其他的工具来管理细节。你将如何细分这个领域,能详细说说么?

Jesse:NFT领域是有垂直市场的,有艺术品和某些类型的收藏品的市场。然后它还有横向市场,比如OpenSea,它更像是一个搜索所有NFT的搜索引擎。他们能这样做的原因是所有这些NFT都在区块链上,它是完全开放的。所以他们可以查询区块链并将所有的集合起来。你可以在OpenSea这样的水平市场上找到几乎所有的NFT。

Sonal:这很好,因为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如何购买加密货币。这就像网络本身的发展方式。

Jesse:没错。然后,每种类型的市场(无论是纵向的还是横向的)通常都允许创造者在平台上进行创造。简单地说,在这里供给和需求并存,你可以选择垂直的形式,也就是专业化的方式;或者是水平的形式,这样就会包括所有的东西。

这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市场有很强劲的需求,你开始看到这些非常有趣的收藏家组织在不断壮大:所以,加密货币使得NFT更容易发送价值,就像发送邮件一样简单。因此,人们通过不断地注入价值并以有趣的方式来参与这个市场。我想到了一个非常酷的实验是Flamingo DAO (DAO的意思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它的核心理念是你可以与任何拥有加密货币钱包的人共享资源;把钱汇到这个智能合约里,它有点像银行账户,然后这个银行账户就可以去够买NFT了,Flamingo DAO可以购买NFT。

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基金,或者你可以称它为“画廊”,它在收购作品。通过参与这些收藏,创作者可以将作品分发给作为收藏者/投资者的观众,而这些人一开始就把资源集中在一起。所以这是另一个非常有趣加密货币赋能的现象。我想我们会看到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Sonal:我赞同你的观点,我喜欢NFT是因为因为我最喜欢的创造者经济一般都是以中心化的方式出现,我认为NFT的出现可以打开更广阔的世界。


更多关于NFT和其创造者的认识


Jesse:是的,我在前面提到了纵向和横向市场;其实还有一些媒体平台,就像我们在Denis的Mirror项目上提到的那样,它是一个博客平台,任何人都可以把他们的博客文章以NFT的方式发表。

问题是,你为什么要用NFT的方式写一篇博客文章或者一篇文章呢?

Sonal:是的,谢谢你回答这个问题!

Jesse:举例来说,如果你是一个调查记者,作为一个独立媒体人,你现在并没有很多好的工具可以让你赚钱;订阅对长篇新闻来说帮助不大。而Mirror最NB的地方在于,与之前人们集资的想法类似,它允许作家的读者以众筹的形式集资:“嘿,我想看到这份调查报告被写出来,我出钱你来写。”

作为这个众筹的参与者,你不仅仅是创造者或作者的赞助人,你还是他们发表博客文章时产生的NFT的所有者,或者部分所有者。你可以分析其中一个支持者的心理,但我认为这可以归结为两件事:一个是“赞助”的概念,你成为了这个创造者的赞助人,帮助他们完成工作;但也有一个相对来说模糊的概念,就是在未来如果这一块NFT变得非常有价值,那么我也是这篇文章的一部分。就像Elon Musk发表的著名博客文章《特斯拉的秘密规划》一样。而就在最近,推特的创始人Jack Dorsey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条推文。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个想法可以进一步的延伸:一些新的、重要的思想通过博客的方式进入到这个领域,而人们可以通过众筹的方式看到这些内容,并成为博客发布的一部分。

Sonal:几天前,我看到Dylan Field发布了一个帖子,我认为这个帖子非常棒,它谈论了一些关于NFT想法的扩展。他将其描述为“粉丝证明”,我们在加密世货币界中有“权益证明”、“工作量证明”等行话;因此有这样一个“粉丝证明”的想法是很巧妙的,它也和赚钱的想法有某种联系。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谈论的是如何让创作者拥有他们的粉丝,我们在这期播客中谈论了很多的一件事;我做了一个与Kevin Kelly谈及如何可以反转支付模式的博客,他谈到的不是一个创造者出售它的内容,而是买家和粉丝通过将这些内容赋予价值而获得创造者的注意,因此这个想法非常有趣。

Dylan甚至在这个例子中提出了“社区就是艺术”的观点,我觉得这非常有趣。

Lina:所以,这是一个我真的很想看到的领域,我还没有看到太多人做这个方向的产品,但是,让这么多的DAO成员能够通过投票进行艺术作品的再创造,这看起来有点像集体艺术作品的想法。

我在一个叫做Saint Fame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我们会投票决定服装的不同设计参数,然后DAO就会制造出来新的服装,发送给购买它的人。所以你有这样一群人来决定这个设计是什么样的,你可以想象任何人都可以加入DAO,甚至可以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匿名人士。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起创造或投资,这一点让我感到很兴奋。

Sonal:Connie Chan(我们的合作伙伴)经常谈到网红经济,她谈到了很多关于中国直播的情况,很多网红会问他们的粉丝“我今天应该穿这个么?应该做那个么?”在某些模式中,它可能会转向反乌托邦,但在很多方面它也令人难以置信地强大的存在着,你可以选择从你想要的东西中赚钱,并拥有这样做事情的模式。

但现在,中心化的平台拿走了所有的钱。现在有趣的是关于你刚才描述的事情NFT基本上可以做相同的事,从这个角度来看,你不仅能创造艺术品,还可以为你的艺术品做决策。不管是一个人的衣橱,还是他们时尚流水线,或者是开发产品(甚至实体产品)。我认为这也非常有趣。

Jesse:关于粉丝证明机制还有一点需要补充的,我一直把它称作“Patronage Plus”:所以在Web2很容易成为一个艺术家的赞助人或你喜欢的创造者,通过在Substack进行订阅或在Patreon付费订阅。这样做的本质是让你可以接触到他们的作品,但它也允许你在经济上支持他们的作品。

NFT允许你做同样的事情:在某些情况下,NFT可以让你访问一个Discord或一个时事通讯(我们也提到过),但是Patronage Plus 中的‘plus’是由数字所有权所赋予的新的、独特的功能。这就可能是随着创作者的个人资料增加或对他们作品的需求增加,让作品的创造者有可能在未来能够从转售给其他人的所有权中获利。

而且,我认为‘plus’真的很关键,因为它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使我们成为一名赞助人的推动及。因此,Patronage Plus可能最终会让我们在Web2中看到更大的赞助市场。

Sonal:许多人认为,艺术的黄金时代非常的神奇,就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美第奇家族等等。人们认为,赞助是开启这种状态的首要原因。因此,你所描述的是一种更民主的赞助形式,而‘plus’是一种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真正能产生这种连锁反应,这才是一种人人都可获得的方式来进行真正的投资和民主化。因为并非只有富有的文艺复兴家族才能为艺术提供资金。

Jesse:是的,它把赞助和资本主义结合在了一起。

Linda:是的。现在我一直在主动参与一个来自菲律宾的叫Yield Guild Games的DAO,人们可以通过玩游戏挣钱,这就像Jesse谈到有些DAO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社群的NFT,而他们做的就是游戏玩家的DAO: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可以参加这些区块链游戏。

有一款非常受欢迎的游戏叫Axis Infinity,它有这些像Pokemon一样的生物互斗游戏,每一个数码宝贝都是一个NFT,你可以在这个游戏中通过战斗赚取代币。有时候一些数码宝贝可能太贵了,因为它们太稀缺了。所以我们在DAO中看到的是DAO中的玩家把NFT出租给其他玩家。这是一个很酷的集体,人们能够加入这个玩家群体。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通过DAO投资游戏中的虚拟土地。玩家在游戏中不断开发土地,就像在现实世界中的房地产开发商一样(其理念是他们将拥有大量虚拟土地)。


关于DAO


Sonal:还有一件事,DAO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经常谈论加密货币经济使这类组织成为可能,因为公司的历史是在物理世界中、而不是在数字世界中根深蒂固的,但为什么这些东西必须以DAO的形式存在呢,DAO到底有什么意义?我问这个是因为我想知道,为什么是DAO?

Linda:我不认为所有的东西都必须以DAO的形式出现;因为很多时候一家公司要更有意义。

但是,关于DAO真正有趣的是它有更多的透明度,所以由DAO管理的基金,它是完全透明的,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资金的转移以及资金的出处,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时间点查看余额。你可以想象你是不能随时查看一个传统的公司的资产负债表的;而这在通常情况下,他们可能只会发布季度或年度的财报。

这样一来,DAO的赛场更加公平,因为它创造了更多的透明度;在很多情况下,DAO的进入门槛更低:你甚至不需要透露自己的身份;要加入一个没人知道你真实身份的公司真的很难。这非常符合加密货币的精神:全球化,开放,自然。

Jesse:是的。

Sonal:顺便说一下,这里要明确一点,我们说的身份不是指匿名,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你用的是假名;人们可以在不知道你是谁的情况下追踪你的资产。


关于NFT的能源消耗问题


所以,现在我要你们帮我分析人们对NFT的更多误解,就像我们谈到“一张JPEG有什么独特的能值那么多钱?”,人们对NFT有更多的误解,尤其是考虑到最近的NFT热潮席卷而来的时候,所有涉及到NFT的负面评论都是“能量,耗能,铸造代币费耗费大量能量”。

这显然是人们用比特币进行思考的结果,因为比特币可能是能源密集型的;所以,当涉及到NFT时,你能帮助解释清楚相关的能量问题么?

Linda:我认为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误解。是的,工作量证明确实需要消耗能量,但不是每个区块链用的都是工作量证明机制。工作量证明涉及到实际验证这些交易发生的实体矿工,所以这是一个非常耗能的过程,因为你必须证明你消耗能量做了功,才能产生相对应的输出。

而作为市值第二大的以太坊,他们的机制正在从工作量证明迁移到权益证明。后者其实相当于虚拟挖矿,所以,你不是花1000美元在买挖矿设备,而是把这1000美元锁定到系统中进行虚拟挖矿。所以这只是虚拟挖矿,你不必担心它会消耗现实中的能源。

当然,现在也有很多项目越来越多地向第二层网络转移,这是建立在以太坊之上的协议。因为在验证区块链的所有权时,人们确实希望减少能源消耗。所以我认为,今后关于NFT消耗能源的这种负面评论将会越来越少。

Jesse:我认为人们对工作量证明的负面评论也有点太过激了;当然我承认工作量证明会消耗大量的能量。然而,许多从事工作量证明工作的矿工所处的地区都有过剩的能源,或者尚未开发的可再生能源,例如水力发电;有了过剩的需求,这些能源自然而然就被用来挖矿了。再比如,油田排放的天然气,它原本不经利用会直接进入大气层,但现在相反的是,它可以通过燃烧来产生工作量证明,并赚取比特币。

我不是在为这种做法辩护。但我只是注意到,用于挖矿的能源要么是过剩的能源,要么是能源组合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可再生能源,这也是人们没有考虑到的部分。

Sonal:我很高兴你提到这一点,因为这次讨论的重点,就是要让观众能了解到一些他们看不到的东西。

Jesse:我还认为,外界关于NFT的能源消耗的很多说法,实际上并没有将能源消耗的衡量纳入更广泛的范围。

所以,你可以想到参加巴塞尔艺术展,有很多非常富有的收藏家每年都乘私人飞机去巴塞尔艺术展来收集作品。我不知道那些私人飞机的碳排放量是多少,但我估计会排除很多二氧化碳。因此,要想量化艺术家作品的具体排放量,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当你在推特说“哦,这个NFT造成了多少的二氧化碳排放”时。那么,你考虑了那些自由港了么,考虑了那些每年飞往巴塞尔的私人飞机的碳排放量了么?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话题,我认为这对那些正在使用这些越来越有效的新工具的创造者来说是不公平的,你不能因为他们基于这种引人注目的相对价值衡量标准而关闭它。

Sonal:说得真好。顺便说一下,我参加过2006年在瑞士举行的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我没有坐私人飞机,我当时是一个研究生,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但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

Linda :我同样看到了Andrew Steinwold发的推特说,这些数字艺术实际上是真正环保的,因为现实中的艺术品需要棉花供应的画布,画架和木材,甚至是石块,然后你还要将艺术品运输给其他人。

任何被创造来的东西总有一些方面是耗能的,你是可以分析并找出它对环境不友好的地方的。

Sonal :你说得很对,事实上,我之前从我最喜欢的艺术家那里买了一幅画。我坐飞机去参加了她在新奥尔良的画展;看上了她的作品,她随后把艺术品通过航运寄给了我,整个运送过程非常的复杂,而且最后我不得不雇公认来帮我打开装着艺术品的箱子。所以,我同意你的观点。


未经许可的创新很重要


“未经许可“这个词你用了很多次。如果我是一个监管者,听到这些可能会吓坏了,“未经许可?!”这意味着各种各样的不良行为。你会如何处理那些未经允许的事情,或者甚至如果你的私钥丢了,你都无法找回你的财产,没有人会帮你看管它。

Jesse: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定义它,就像现金是未经许可的,是吧?我认为钱包的类比是很有用的,因为如果你丢了钱包,很可能你会丢了钱包里的全部现金。同样,在现金经济中,你可以买到各种商品;它们可以是非法商品,也可以是完全正常的商品,现金可以用于这两种东西。加密货币也是如此,我认为NFT也是如此。

当然这个领域会有坏人,会有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人,你知道,法律体系最终将会介入并解决这些问题。然而我认为技术所带来的好处要远远大于任何消极的或比好的方面,任何开发人员都可以构建我们消费媒体的新的体验方式,同样,当你对比今天,你会发现只有在脸书或者在推特工作的开发者才可以进行技术实验,让我们看到在这些平台的创新内容。但我认为如果世界上每一个开发者都可以通过免费的、并且以开源的方式进行创新,而不需要获得这些大平台的许可,这应该会使一个更健康的方式。

Sonal:对,这就是你所说的“未经允许”的意义。顺便说一下,你引用的所有例子,包括侵犯版权、知识产权等等,这些在现实世界中非常普遍,而且你并不总是具有追索权(除非你是Getty,你的职业就是在做这种荒谬的版税和来源追踪)。

我们正在讨论的是你实际上已经把解决方案融入了这个系统的问题中了。

Jesse:是的,在某种意义上,你可以说区块链实际上使取证工作变得更容易执行了,因为所有信息都是公开访问的,任何人都可以获得。

Sonal:我们的搭档Katie Haun显然会支持这个观点;在司法部工作的她就是这么做的!

Jesse:是的,这是一个平衡问题,它可以让解决掉作恶者,同时人们可以自由的创新。


公司创新和NFT


Sonal :好,最后一件事。你们能给创业公司或行业一些快速上手的建议么?针对消费者,创造者,甚至机构玩家。

Linda:我发现在加密货币领域进行对话,将自己融入社区,在公共场所进行建设,总是非常棒的事情。目前这一领域仍处于起步阶段,人们都在试图解决所有问题。因此,没有人是什么都经通的专家。NFT领域中的每个人都非常开放的进行讨论,合作。所以不要害怕问问题;尝试加入不同的Discord社区,或者推特,或者加入任何他们聊天的地方。

Sonal:大公司和大机构银行以及像银行和传统玩家这样的大型DeFi玩家,他们不是那种会去争论和尝试的类型,也不会有你上面提到的那种心态。对这群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Linda:传统的金融机构可以考虑如何利用金融资产转移来提高自身的效率。因此,拥有每个人都必须跟踪的金融资产,可能会非常低效或昂贵。对于他们来说,NFT将使这个过程更加顺畅。

所以这可能是值得研究的地方,它们不一定要把数字艺术变成NFT;这也可能只是他们必须自己管理的独特金融资产。

Jesse:是的,大公司和其他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参与创意工作的市场,很多公司与创作者和有影响力的人在营销和分销方面合作。NFT为这两种现象提供了一个新途径。

我还认为,成为创作者作品的所有者将是获得他们关注的另一种方式,并有可能通过市场营销获得分销,这是个很有趣的想法。

Sonal:我觉得很吸引人的一点是现代对员工的新定义,员工可以在为公司工作的同时成为创造者,对自己的想法有更多的自主权,因为传统上这是一种二元模式;没有中间地带,我想知道这是否会通过公司内部的NFT进行发展,甚至像经典的开放式创新模式那样延伸到公司的边界之外。

Jesse:我认为这提到了一个非常大的想法,我将其描述为所有权经济。在硅谷,初创公司的员工获得初创公司的股权,使他们的激励与公司的成功相一致。这种模式在吸引最优秀的人才到创业公司工作方面非常有效。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触到,因此,人才库并没有达到应有的规模。加密货币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原有的游戏规则,因为现在它可以发送所有权价值,无论是非加密货币还是比特币网络的所有权,现在你可以立即将其发送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因此,你可以让任何人成为互联网的所有者。

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深刻的概念,它会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他们不需要去成为一个全职员工获得一些所有权价值的价值,他们的平台或服务贡献建筑或消费。

Sonal:这让我想起Bill Joy那句我们都喜欢的名言: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不可能都为你工作。所以,如果你想要拥抱开放创新,开源,或者扩展你的人才库,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让那些员工使用“所有权”,即使是部分所有权都很好。

Jesse:是的,而且NFT让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它,不仅仅是技术人员,消费者和创造者也是如此。

Sonal:太棒了。在最后,我还是要求大家就 关于这个主题给我一个简短的回答,你们的底线是什么?

Jesse:我有媒体工作的背景,所以我更喜欢展望未来,每一个媒体的片段都可以作为一个NFT,我前面已经谈到过很多次了,但是我认为我们正在构建的是可编程的通用媒体库,而其中的价值会回流到技术本身。这将导致网络创造力的复兴,届时工作的创造者得到的报酬比他们在Web2时代得到的更公平。

Linda:是的,在NFT艺术领域有很多令人兴奋的事情正在发生,我们有这么多有创造力的人加入,这将使加密货币整体上变得更好。但是,NFT也适用于许多你追踪所有权的行业,并且目前还有中间商为这种服务收取费用。所以,我希望在各种不同的行业,如游戏、金融、医疗保健和各种其他领域都有NFT的应用出现。

Sonal: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科技发展㐊,你给人们提供了工具,创新和应用就会孕育而生。所以当我们开启人类的创造力时,想象会发生什么是很有趣的。非常感谢大家参加本周的节目,非常感谢Linda和Jesse。

Jesse:谢谢你邀请我们。

Linda:谢谢。

这里表达的观点是AH Capital Management, L.L.C.(“a16z”)的个人观点,而不是a16z或其附属公司的观点。这里包含的某些信息是从第三方渠道获得的,包括来自a16z管理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虽然来自被认为是可靠的来源,a16z并没有独立核实这些信息,也没有对信息的持久准确性或特定情况下的适当性作出陈述。此外,该内容可能包括第三方广告;a16z没有审核此类广告,也不认可其中包含的任何广告内容。

本内容仅供参考之用,不应作为法律、商业、投资或税务建议。关于那些问题,你应该和你自己的顾问商量。对任何证券或数字资产的引用仅供说明之用,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或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此外,本内容不针对任何投资者或潜在投资者,也不打算供其使用,在任何情况下,当决定投资于a16z管理的任何基金时,均不得依赖于本内容。(对a16z基金进行投资的发行将仅通过私募备忘录、认购协议及任何该等基金的其他相关文件进行,并应完整阅读其内容。)上述提到、提及或描述的任何投资或投资组合公司都不代表a16z管理的所有投资,也不能保证这些投资将会获利,或未来的其他投资将具有类似的特征或结果。Andreessen Horowitz管理的基金的投资清单(不包括发行人未允许a16z公开披露的投资,以及未宣布的对公开交易数字资产的投资)可在https://a16z.com/investments/上查看。

谈话中提供的图表仅供参考之用,不应成为你作出任何投资决定时的参考。过去的业绩不能代表将来的业绩。上述内容是在制定日期描述的。在这些材料中表达的任何预测、估计、预测、目标、前景和/或意见均可在不通知的情况下更改,并可能与他人表达的意见不同或相反。请参阅https://a16z.com/disclosures了解更多重要信息。

回顶部